Log 025

L

New Life

WordPress出到5.0了,记得第一次用的时候还在2.X?翻了翻自己的空间找到了初三的图片:

新版的写作体验确实不错,比原来的好多了,但是还是用的不怎么习惯,有些东西找不到,还是需要适应一下。但是发现灵活性没有原来那么丰富了,所有东西都是在block里面,如果我想文本加HTML呢?感觉会麻烦很多。我还是不知道如果设置链接打开属性是_blank

目前收到了两个Offer,感觉高中生活就此结束了,但是一起还是不能放纵,还是要恢复正轨。写到这里突然想起来这个博客Scott H Young,博主用一年的时间,通过MIT的公开课,学完了4年的本科CS课程。他的学习经历真的十分诱人,找个时间去看看。

他有在他的博客上发他整个学习过程的经历,我想也许在下面的AP学习当中,我也可以发点心得来扩充一下这个博客,刚好有个Academic Life的分类没东西填呢。

AP心理学学习笔记仓库 | AP计算机科学学习笔记仓库

感觉挺开心的:)

这篇主要讲的是New Life,我刚刚突然想起贺建奎的两个实验婴儿,Lulu 和 Nana(完美组成Lunatic hhhh),对他们来说,这是他们生命的开始,new life,也是不一样生命的开始。他的实验公布时,引发了巨大的反对和谴责。我个人是不赞成这种做法的,我认为人类不应该这样去追求完美。因为正是不完美组成了不同物种之间的平衡。这样去追求完美,将HIV基因打掉,看起来能够增强人类的性能,看似是一个进化,但是这样其实也打破了人体内部的平衡。为什么自然进化了这么久,我们却没有将艾滋病基因完善?我们不知道这个基因回向何处发展,所有他这么做是及其不负责任的。

早上看了Emma Watson的电影The Circle,里面的启示引人深思,我等等再将这个。但是看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互联网,创立公布之初,会和那两个双胞胎一样饱受争议吗?对于互联网自己来说,也是一个新生命,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一个新的开始。我晚点去查查

回到那部电影,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简介,大家还是自己去看吧。

影片关于隐私方面有很多现实生活中的映射。比如大公司Circle,拥有者巨大的财力和基础设施,基本算是垄断和统治着互联网世界。我不知道Mae干的是什么工作,看起来类似于客服之类的,所以后面她扮演的重大角色确实是有点bug。Anyway。故事由Circle公司开发出了拇指大小超清无线多功能摄像头开始,它可以被轻易地安置和拍摄。然后,公司的人为了反抗政府某些政客,开始推动Transparent计划,让一位议员参与到空开所有会议,电话,邮件等的”True Me”平台中。然后,Mae因拍了快成为男友的Mercur制作的chandelier并发给了同事,导致Mercur被谴责为鹿杀手,并且还收到了死亡威胁,就此两个人暂时绝交。然后Mae悲痛欲绝到被锁了的海滩投了一艘小艇,并在风浪交加的天气下海,差点丧命,后因为Circle公司布下的摄像机获救。然后Circle的老总让Emma参与另一个透明人计划中,让Emma全天候在摄像机下对外直播,在常人看来实在是没有任何隐私可言。在Mae同意计划的时候,她说了,在监视下,人们的效率会跟跟高,并且会做出正确的事情:“Secrets are lies”。然后,为了推动公司的服务,在公司准备向政府提供请求,让True Me平台等级所有选民的真实信息,相当一一个二代身份证,然后给政府提供一个投票服务系统。Mae在这时提议,可以将所有信息和服务加入True Me,比如缴税系统等等——相当于一个真二代身份证。在这个基础上,公司开发了一个Soul Search的系统,能够在20分钟内找到全世界任何一个人。首先抓住了一个囚犯,最终在演示会在场的所有人要求下寻找了很久没来联系的Mercur,导致他开车逃离,最终发生意外造成车祸死亡。Mae在最后回到公司,将两位说服她参加计划的领导人拉下水——拉入透明人计划中,最后结尾大概暗示着,所有人都处于监控和信息统一化下。

好像一不小心吧所有都概括了???

Anyway。首先我想谈谈“慎独”,这个词最初是在初一的时候听语文老师说的。他是隔壁班班主任,因为刚入学,他做了个测验,在讲台前面放了两个摄像头,不在一节课,发现所以人都在屁,为此训了他们一顿。然后就上课跟我们讲了慎独这两个字,一个人在有人没人的时候都要言行一致。

说实话慎独是我一直做不足的一点。确实,我的意志力没有那么的坚定,并不能所有东西都是有人没人一个样。这个怎么办?Reed里面有一个Honor Principle,当时我点进去看的时候,震惊的发现其实这个原则大概也就是道德准则吧:不能做危害学院和学生利益的事情。我想我在里德的话,这一点会有所提升吧。

我现在想到的只是,如果要做到慎独,首先要找到平静。听起来有点玄学。但其实只有在自己清醒和平静的时候才能和自己对话,才能关注自己。如果情绪波动太大或者无法静下心来,我认为是无法做到的。而静下心来要求的是solitude的锻炼,所以我想我还要很长的路要走。

然后是关于隐私。自习想一想,我们无时无刻不在妥协。至少在中国是这样的。其几天我买了一本书,然后我爸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拿去看了,被我骂了一顿,然后我妈也没有经过我同意就拿去看了,还振振有词地说“书不就是公共的吗“。中国人好像很少有这种意识。想一想为什么中国人脸识别这么先进,除了有足够的算法模型之外,有的是无数的样本的支撑。想一想,在工地上的进入安监打卡机已经很大一部分变成了人脸识别。那些系统都是本地运行的吗?可能没人知道也没人去深究。也许一张张脸就这样被上传到某个公司的云服务器储蓄起来。电影里面的找人手段我想在中国已经大部分实现了,除了没有那么深入和广泛以外,走在哪里电脑其实都能认出你来。也就是说,中国的监控知道你在哪里。只是很恐怖了。

True Me是有那么一点极端,但是我们的现实情况其实已经在像这个方向靠拢了。为了一站式的服务,我们使用同一家公司的几件套,比如Google Suit,Siri等等。而很多智能的服务,需要我们的隐私信息。不知道你在哪里,如何给你订餐?不知道你是谁,你的喜好是什么,如何给你推送相关的信息。我们的数据好像无时无刻不被采集,并且我们可能一点都不知情,也不知道持有方用这些数据干了什么。

我想也许有这样一种东西,我暂时叫他私有化云,能够提供那些相关服务,但是在我们自己本地的服务器和信息储蓄上,也许就可以被搭建在家里。或者类似于接口一样的东西,能够暂时地提供外界接入,然后撤出,也就是说,我们只是让相同数据跑过了通道,最终被销毁或者回到本地处理。

上次看到一个TED演讲,大概是说,现在已经就有了便携的实时脑波传输分析仪器,现在如果不保护隐私,那以后的我们所想的所有事情是不是都是公开秘密了。

或者有一天,新生的婴儿经过基因处理,能够相互发射脑波,相互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是不是有一天,所有的新生命都是透明的?

1 comment

  • 三体人吗。。思维透明。。。(你这个博客还要填email我是真的搞不懂。。。)

About

Ambitious Egotist's Blog
For life
For code
For physics

Handle With Pass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