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032

L

竞赛?

好久没写东西了。

说到竞赛,可以说是pain in my neck。

我承认我当时太垃圾没有那个能力来handle竞赛的内容(也许现在也是),但是我一直想去做。

为什么我一直这么认可竞赛,可能大部分是因为心里的偏见——也许竞赛并没那么好。如果抛开偏见,我想可能是因为它确实好玩,同时它好像是另一条出路——我的其他科目不是那么好的情况下,我可以用竞赛成绩进入好的大学。竞赛也让我很快地学完了高中的物理,使我在后面两年里物理没有什么压力。

前几天出现了这样一个新闻(这里):

结果是质心(一个很出名的物理竞赛培训机构)被要求停课。

这篇文章报道地不够公正,误导性太强,很容易得出消极地影响。

这件事情出来的时候很多同学转了说说,我也跟着转了几条,当时看到这个报道真的是太愤怒了,为了流量什么都可以写得出来。停课也是,为什么要停课?我还多说了几句。但我不应该这么做,我只是初步地看到了这件事情,我也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关于停课,我觉得有点莫名其妙。按官方地道理讲,减负,公平。给学生减负,给家长减负。培训会造成经济负担,对于那些可能支付不起费用的家庭来讲是不公平的。

道理是这么说,可是事实呢?如果没有很浓厚的兴趣和真正的实力,抱歉你是坚持不下去的,也就不存在什么负担问题了。每个人都知道竞赛不是闹着玩的,试问有多少人选中竞赛作为敲门砖?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不存在负担问题。而对于那些选中竞赛的人来说,这是他们的选择,意味着他们需要承担他们的选择出现的所有后果。如果负担对于他们是个问题,他们可以选择继续,可以选择退出,没人逼着他们。而如果我想让我自己的高中甚至是初中生活更加累一点的话,你居然还不让我累?这是什么道理?

其次关于公平,确实有的家庭可能支付不起竞赛相关的费用,对于他们来说确实好像不公平。但就像美国有钱能够发展很多东西,我们叫他们停下来等等我们,把竞赛培训停了,美其名曰对所有人都公平,这不是笑话?

质心上课,老师愿教,学生愿学,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如果连这种最基本的选择都尊重不了的话,那我们生活在什么环境里?如果还需要国家教育部帮忙选择的话,那说明什么?

当然不是不尊重人权啦~

连思考和做决定都不会,还做什么人?(说的有点过分)那还不如全民普及如何独立思考,如果做出自己的决定。

我不认为竞赛应该被放弃,相反,我觉得参加竞赛的学生应该得到应有的鼓励。

先抛开奖励,虽然竞赛的一切和我几乎无关,我想它至少应该存在。它是学生时代不多的选择和冒险之一(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写出这句话的)。它是一个选择,不多的选择之一。也许和还是某些人的一个梦(比如我)。想一想如果我必须参加高考,我真的会难受死在座位上。对于很多人来说,他们需要这个选择,而不能说大部分人没有我们就把这个东西丢掉吧。我不后悔当时高一选择竞赛,至少我认识了许多人,我明白了自己。如果我当时因为是在普通班而不能去竞赛,我可能会更加努力地搞竞赛难受死,literally.

如果谈及奖励,这又涉及到公平问题。这是一个永远说不清的话题。奖励目的在我看来是为了让那些有这方面才能并且又有兴趣的人获得展示的空间和未来发展的机会。而且我觉得竞赛,至少我看来物理竞赛出来的人,能力都不会差,他们(从我的经历的角度看来)懂得如何学习,如何与人相处,如何提问等等,这是现代人需要的品质。假设我物理十分牛逼但是生物实在是没有兴趣,难道我真的要就此与梦校告别?就像跟一个文科生说你今天一定要把这电脑修好,没有的话不可以回家。那真是令人疯狂。

1 comment

  • Well, with all due respect I must say, that sir, you might failed to recognise that the nominal nature of China, is still nonetheless socialism country.
    There’ll be imbalance in terms of education resources, and for which we’ll focusing on the fairness in the last mile. As absurd as it sounds to you, it does alleviate social tension.
    Matthew’s effect plays a critical role in regards of alternative enrolment. Albeit I do not condone any form of deliberate impediment towards R&D, it would deemed nasty in views of some of the population.
    The States, does not exempt itself from being leaning on nominal fairness, has Affirmative Action, too.
    To conclude this issue, that is, there’s a general tendency to do superficially alleviate imbalance in elementary education. And, unfortunately, some of us was said as dispensable for maintaining status quo, regardless any long-term effect that might incur.

About

Ambitious Egotist's Blog
For life
For code
For physics

Handle With Pass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