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043

L

倾听,信任

我在前一段时间一直在强调交流沟通的重要性,但是我一直在想缺失了什么。现在我发现我缺失了什么:倾听。

我父母是一个比较喜欢唠叨的人(可能也是因为我需要别人唠叨吧),动不动就会跟我大谈锻炼的重要性,早睡的重要性,整理的重要性等等。可以说,只要有空和他们呆在一起,他们就会花上时间,哪怕是很少的一点时间,来跟我讲早睡啊锻炼啊等等。逐渐的,我也将这个“习惯”带到了生活中/日常社交中。比如,我会主动提醒别人早点睡,注意穿衣服,多喝水等等。

但是仔细想想这是一个很不好的行为习惯,比迟睡好不到哪里去。换位思考一下,我十分讨厌我父母的唠叨,但是如果我把这个习惯带到生活中去,我不就变成来“父母”了嘛。聊天这是一个相互的东西,双方相互维护谈话的稳定性和有趣性(怎么说起来怪怪的?)。如果我经常提到关于健康生活的话题,别人会“厌倦“(我不知用什么词更好):因为这个话题也许对于对方并不感兴趣,那这样我就在破坏这个bond。

相反的话,如果我并不是去主动提起那些我认为重要的东西,我去看看(其实是听听)别人想什么,别人的意见,这样应该更有利于维护谈话和之间的关系。

说到这里我想说一下我对于提问的一个困惑。

假设有人找我说一些烦恼什么的,那么我应该怎么做?

假设一个同学考试考砸了,他/她跟我讲考试考砸了。我通常(quq)都会比较着重跟他/她说你应该怎么做。但是其实这种事情的解决方案挺显而易见的?考砸了就努力啦,找到自己的薄弱点,然后强化一下;看看自己的学习方法有没有什么问题,咨询一下有经验的人(clearly,不是我)。而我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大家对于这种问题都应该知道怎么解决的。所以他/她找我说这些应该就不是为了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那他们是想得到什么?那我能够提供给他们什么?

首先我想到的是安慰。但是我一直在想,这种安慰到底应该是怎么样一个形式?如果是“没关系的,你下一次会考好的,只要努力一下你一定可以的”。我不是他们本人,我不知道我的情况怎么样,我这样说有点无痛无痒的感觉。更重要的是,我并不知道他/她最后会怎么样,这样的安慰最后也许会变成…谎言(?我也找不到词了)。

我觉得嘛,没有什么不是一个抱不能解决的。(虽然我和Sheldon一样对hug有点恐惧)

接下来说说信任。

我妈一直怀疑我买电脑(嗯我换成了MBP最近)是为了炫耀。对于我来说,Mac是一个挺完美的设备,我暑假也需要用(预习,编程等)。再加上我一年前智障买的Surface Book 1应该进棺材了,computer对于computer science student来说是必要必要的。既然出去买不会更便宜,那还不如国内买,加上我暑假要用,这样总体效果应该更好啊。而她总认为我买贵的东西就是为了炫耀。对我来说,我一个穷人的孩子,炫耀是挺刺痛我良心的。这是我绝对干不出来的事情之一。我反复地跟她确认说,我暑假需要使用,我真的是需要使用,这个电脑会物有所值的。可是她不信

家人可以说是最亲近关系(没有之一)吧。我们之间应该是无话不说的那样。无话不说这个词里面的“话”字应该不是只假话吧。不然按我同学经历,他和出租车司机也是无话不说。既然我们相互分享,那为什么还要怀疑我呢?

常常说人与人之间的基本信任(我忘记从哪里听来的了),结果家人之间都不相信,这算什么家人?

打完那段字的时候,我想也许是我说话的方式不对吧,也许让她误解了,这样就不信任了?

不久以前我也才想到,我其实是个不信任别人的人。我担心别人做事的效率和质量,我不相信别人说的话等等。也许这样就意味着我不可能成为一个好的管理者。有人跟我说过,一个管理者/高层领导并不是自己做好90%的事情,而是将90%的事情分给别人做。即使你做好了90%的事情,你也不是个好领导,好的管理者。

那为什么我不相信别人呢?也许和家庭有关?或者和教育/社会convention有关?

Add comment

There is a Google reCAPTCHA underneath. Access it with a ladder if you can't see it~

About

Ambitious Egotist's Blog
For life
For code
For physics

Handle With Pass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