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045

L

高考

我还记得原来爷爷一直说要好好读书考上大学,要考上清华北大。最后谁知道我连高考都没有参加。

在他老人家走之前拿到了录取通知书算是尽孝了吧。

anyways

早上看到这个:

然后和Sunny聊到了关于高考的事,才想到自己原来和高考已经离得这么远了。

我有时候会想,为什么自己不是一个高考考生,这样就不用学这么多东西,随便考一个还不错的大学,读一点书,找个女朋友,不用担心未来会不会毕的了业(国内大学毕业我还是有点信心的hhh),在家乡小城市找个工作,存点钱买个房,结婚生子,送孩子去读书,陪他/她奋战幼升小,小升初,初升高,然后最后高考(如果那时候还有这些东西的话),从他他/她上大学然后开始自己的老年生活。

这样不好吗?

我不知道,但是我感觉不好。

Sunny说到方向的时候,我愣了一下,也许有几秒钟吧。方向这个东西,对我来说时而清晰时而模糊,但这不是我愣住的原因。我愣住的原因是,我在想,大部分高考生没有方向吗?

我的人脉圈子比较小(我不怎么喜欢和不喜欢的人说话)。在我印象里,大家都好像知道自己要去干什么,(突然感觉也许他们不是纯种高考生hhhhh)。或许其他人是这样吧,我不知道,但是觉得朋友大部分都是有方向的概率挺小的。

想想我的经历和高考生对比起来差别也不是那么的大,无非就是大学生活提前开始了一些。

说这么多我是想说,体制真的这么可怕吗?说实话我惊讶自己问出这个问题,我对它是充满了憎恨。但是如果这样想想,迟一点有目标和早一点后目标如果没什么区别的话,那最终结果是一样的,那有什么区别吗?(我绝对没有说清楚我想说什么quq)

打个类比,我害怕我无法改变那种急功近利的mindset,我害怕我没有能力学习。但是如果我可以弥补上去,那也许不是什么大事。那如果方向也是一个可以弥补的东西呢,那最总结过不就没什么差别嘛?

我很惊讶我会说这个。(哪个?)

我觉得每个人或多或少都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或许还是我太乐观了)但是这个“喜欢”可能不是真正的喜欢。我喜欢物理,但也许是因为我碰巧比较擅长这个学科,所以我喜欢。我喜欢电脑,但也许是因为搞这些东西很酷,所以我喜欢。我喜欢写字,但也许是因为字不好看会让我想打自己,所以我喜欢字。这些都是急功近利的理由,是喜欢,不是爱。但也许久而久之,空虚的自己将喜欢误认为了爱;也许这就给了我们方向。有多少人把喜欢当作方向,我不知道,但是他们(包括我)好像是有个方向吧。

我选专业的时候补充了下我是moderate certain (that I love my majors)。

博客里面贴了一句话: “Handle With Passion”。是从帖易碎品箱子的那个标签改编过来的。我一直想这么做,但是我觉得我没有做到。我觉得爱一个人,爱一个东西,其中一个要求是无条件的付出。我在做事情的时候并没有这种感觉,所以我的方向也应该是假的。

但是不管怎么样,学习是必要的。没有文化只能去搬砖。(有文化不一定不会去搬砖)

但是我比较看中的是“学习能力”,就像授人以渔的钓鱼竿。中国教育没有教人如何去读书,如何去看待问题。这也是我至今缺失遗憾的一点。

我记得我对自己说过,你很幸运地挑出了这个体制的死循环。不过仔细想想,其实并没有。

我有一个很学霸很棒的同学,她是高考生,但是她却不是那种高考生。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她有了个妹妹,她这样说到:

我们这么拼命的学习是为了什么?更好的学习平台?更好的工作?更好的家庭?

为了学习的学习代价?

年龄和时间。淡化年龄和时间?既然互联网已经做到了隐藏性别,那隐藏年龄这个东西也许就不远了。

“‘人人都需要一项爱好,’他说,‘每个人也需要一两个奇迹,只为了证明人生不只是从摇篮到坟墓的漫长跋涉’“

写的很乱抱歉,我觉得我自己都看不懂。又是一锅word salad。

有点莫名其妙的忧伤。

peace

Add comment

About

Ambitious Egotist's Blog
For life
For code
For physics

Handle With Pass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