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051-2

L

关于权利

上次在去读吧的时候,碰到一个小男孩,他在一个书架那里拿书,书架后面是我常坐的桌子,他拿好书,转身刚要坐上桌子旁的椅子时,我提着包刚好放到桌子上(technically,他是比我慢的)。那天位置挺空的我也没有想要和他挤和他抢的意思,就问到“小朋友,你是不是要坐这里?”。他就站在那里,直愣愣的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几秒钟后他家长过来了,手放在孩子身上坐保护状,然后问到怎么了,我又问“您孩子是不是要坐这里?”,她说了声是我也就走了。

我这个身高好像经常吓到小朋友,一直以他们经常叫我叔叔,上次还被学校的保安大叔拦住问我是不是进来搞破坏的。

但是我有一次碰到一个小女孩,在电影院第一场电影开场前还有一段时间的时候。我刚要坐电梯上楼,坐在旁边的小女孩就跟我说“叔叔,你是不是要看电影,电影院还没有开噢”。我回了声谢谢,然后说现在差不多了就上楼了。

昨天前天在车上,一群小学生和我们同一个车厢,睡和我同学上面的两个小朋友会寻求帮助,也会问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也许可以把这个归类到性格外向内向去吧,但是我从个人经历来讲,我想强调“害怕”这个东西,和权利这些东西。

我不怎么敢提要求,比如这个时候我不敢和旅店老板要求换房间。我害怕。为什么我害怕,因为从小长到大都是在一方碾压另一方的争吵下度过的,自然不怎么敢提要求,不怎么敢分享。自己真正改变但是速度有点慢了。Anyway,话说为什么我不敢和旅馆老板要求换房间,讲道理顾客是上帝,我应该是碾压性的这一方,那为什么我还是怕呢?

还有一个原因(虽然在这个情况下不是主要原因)是因为我不知道我这个顾客是真上帝还是假上帝。换句话说,我并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些什么,能够干些什么。比如,两点的时候我可以把店主吵醒要求换房吗?排除掉体谅别人的元素在外,就像在做选择题的时候,我不知道正确选项,选择起来当然是心理忐忑不安十分害怕了。除此之外,比较重要的,我还害怕被拒绝。

这里就是权利的部分了。假设我知道我的权利范围,我知道我能够干什么,比如条款上写明了,假设房间有异味,那么无条件换房间,满意为止。但是没有这项条款出现过,我也就要瞎猜我可不可以了。

另一方面,我有被拒绝的权利,或者说,我需要知道,我需要去接受,我是能够被拒绝的。政治书上不是说,权利与义务相对嘛哈哈。有权利就要有义务,有义务就要有权利。“被拒绝”这个东西不能算权利,好像也不能算上义务,那算是什么?

但不管是什么,我需要知道,我需要接受,我能够被拒绝。

看看那些小朋友,也许有的去读吧那位男孩和我一样,家庭不是很和谐;又或许,那位小朋友不知道可以拒绝别人,任何人,不管他有多么小还是多么年长,多么温柔还是多么凶,他有这个权利去拒绝别人;又或许,他害怕被拒绝(不过在我看来这个情况在这么小的孩子身上也许几率很小),为了不被拒绝就什么都不说。

可是,我写这些东西,说明道理我都懂啊。

在酒店这个例子里面,我是上帝,所以我不怕吵架;有异味换房这应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没有100%的自信我也有99%;问题我想最后出在,我怕被拒绝。

道理我都懂,可是我接受不了,我的内心接受不了,我还是那个自大的我,那个身边事情都要顺着我的心愿的我。

People Change。希望我也可以吧。

哈哈

而这会导致什么,我回去看了下酒店的评分,除了可能有几个自己刷的,因为经济问题住在这里的以外,我不知道有几个人反馈过,不管是向店主还是像平台评价反馈过。没有反馈的,评分搞得很,真的不是那种住进来感觉想吐的酒店的评分呀。

没有反馈,甚至没有提过问题的旅客,或者说这类人,是在妥协,是在compromise。英文的妥协给人一种很奇妙的意思,因为这个词可以用在很多种语境之中。它能够反应出,你是个一种委屈求全的意思,还能加上指出事物缺陷的能力。这样一次次的妥协,最终会造成企业的效率下降:既然做好做不好都一个样,那为什么还要做好呢,投那么多钱的。如果再加上垄断和不公平竞争,那这样最终吃亏的还是消费者。当然,除了消费者妥协,产品的反馈通道关闭,糟糕的反馈程序,拒绝承认的态度,都会让事情变得一团糟。

这也是为什么公平竞争的市场经济很重要?有时间应该是要去心血经济了。

如果是政府和人民之间呢?结果可想而知。

也许还有个-3吧,我好饿quq

Add comment

About

Ambitious Egotist's Blog
For life
For code
For physics

Handle With Passio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