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 67

L

First year in the State

第一年就结束了,比我想象的快多了。从经历来讲,机械性的事情做多了,感觉过的更快,所以也许这一年没什么收获。粗粗会想了一下也许?真正开始学了 analysis,学了1.. assembly 和 1.. 电路,感觉数学还是好玩的,学了点javascript,用python写了点东西。

也许这篇讲讲这匆匆一年里被留下的浅浅印象,关于人,关于环境,关于自己。

关于人,也许可以分为两类,本地人和国际生。

本地的人给我最大的印象是热情和礼貌,从第一天到酒店,接着Marr带我逛校园的时候就能感受到。Marr当时带着我逛校园时几乎和每一个碰见的人都打招呼,还带我认识了一些已经在这里的学生,回想在国内,如果我去参加什么,大家都像是自己独立的个体,看似没有任何交集。或许是我比较自闭吧。就在昨天拿晚饭的时候,我的系统又出了问题,在我后面拿餐的同学就问我发生了什么,想看看能不能帮上忙。英文里面的 “How are you” 在中文中貌似没有很好的对应。直译的“你好吗”更像是一种关切和沉重的问候。除了这些,这里的人是好问的,至少学校里的人是这样。遇到自己不清楚的事情都会寻求帮助,这是我到现在还不太能够接受的技能。

国际生给我最大的印象就是大家都有自己的喜好吧:他们能够准确的说出自己喜欢什么。我还记得Albert问我你喜欢吃的时候,我说随便的反应。也许是对我喜欢的东西并不太在意?总感觉自己也要找到让自己快乐了的东西。我现在做的事情都是自己习以为常的事情,像是每天早上起床睁开眼睛那样。说我真的喜欢嘛,我不知道。上次看Ed的一个interview,他说自己想放下音乐休息一会儿,当时没几天就感觉很weird,”music is my hobby and I was not doing my hobbit”。我有段时间打了三天的switch,期间没有碰任何自己习惯的食物,三天时候我发现我打字都不顺畅了。我感觉我并不能放下现有的东西,可是我真的喜欢做这些事情嘛,我不知道,也许是没有吧。

环境的话,也许讲讲人文环境吧,至少在我碰到的范围,也大概就是在学校里。对文化的不熟悉可以说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和不习惯。对我来说,我和人的交流都是在有需要的基础上吧,比如我有什么问题,或者我认为他可能需要知道什么信息,我是从没想过反过来是怎么样,别人为什么会找我说话?我记得但有人在我问how are you的时候说了一堆东西,在这种情况下我丝毫不知道如何反应,在我心里大概就是”OK”(有时后面会带有问号,如果我不太理解他的处境的话)。我常常想也许是我和这里人之间交流的permission group不太一样,感觉他们会讲一些我认为比较personal的东西,which I don’t know how to deal with。总感觉和人交流会有一种隔阂。

关于自己,这一年还算挺健康的,不过covid来后三四个月都没什么锻炼,能感受到明显的体力下降。后面好吃的东西不算好,应该还凑合。这一年学到了什么吗,像前面讲的,不多。我不知道是自己expectation太高了还是怎么样,对于学到的东西并不满足。但是往知识的高处看,下一级的东西离我感觉好遥远。最近有一些奇怪的感觉,在看各种库的文档和implementation的时候,感觉自己学的东西完全就是给小朋友的玩具,有点像是印证的越学感觉越无知的那句古话。不过,这种无知让我感觉好害怕。自学自律能力还是不行。一年的后半段还算是有所成就,算是真正做了个大项目(划掉)。Minecraft还是没有上手,which is a shame. 感觉自己都快把Java忘光了。口语好了一点,不过有时候讲东西别人还是听不懂。明年继续加油quq

关于communication,做的很不好,没有什么提升,有点绝望。

and, Don’t learn javascript.

Add comment

There is a Google reCAPTCHA underneath. Access it with a ladder if you can't see it~

About

Ambitious Egotist's Blog
For life
For code
For physics

Handle With Passion ❤